不能飞的猪,就只是猪而已
🌸🌸🌸

今天,

阳光仍在,我已走到中途。

在曲折颠沛的道路上,

我一直没有歇息,只敢偶尔停顿一下,

想你,寻你,等你。


| 席慕容《写给幸福》 ​

我们都喜欢光,

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颤心的名字。


——余秀华《风吹》 ​​​


(📍额济纳旗)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要一个黄昏,满是风,和正在落下的夕阳。

如果麦子刚好熟了,炊烟恰恰升起。

那只白鸽贴着水面飞过,栖息于一颗芦苇。

而芦苇正准备了一首曲子。

如此,足够我爱这破碎泥泞的人间。

——余秀华 ​


(📍额济纳旗)

“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从银川出发,历经八个多小时,穿越了687公里的沙漠无人区,只为看一眼额济纳旗的胡杨。阳光下金色的树叶衬着湛蓝的天空于风中婆娑起舞,足以令任何语言文字显得苍白无力。

色如渥丹,灿若明霞。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怪树林/额济纳旗)

生生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赋。

我想了很久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语形容这一路的风景,它太美太美。

这是一段难忘的旅程

小时候觉得“四海为家"这个词是很酷的,四海之内到处都可以成为家。长大之后,忽然想起这个词,觉得很悲凉心酸。原来四海为家并不是四海之内都有家啊,而是,四海之内都没有一个家。漂泊在外,无依无靠,停泊的地方变成了一间屋,一张床。 ​​


(胶片/西哈努克)

《十一种孤独》

最孤独是读评论区未署名情书

像不小心掀开了时光的典故

第十是睁开眼就已黄昏迟暮

寒星三两落在远远处

第九是海蓝时见鲸,林深时见鹿

却不见你,在梦醒之处

第八是回家的路途绕了几次远路

第七是看一场一群人的演出

荧光满眼却看不清楚

第六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写书

一个人拼岁月拼图

第五是骑单车过陌生的马路

在拥挤的人海中踌躇

第四是给空白的纸上画上五线谱

每一行都好像是世界的遗嘱

愿你风尘仆仆,深情不被辜负

虽回不到过去,也回不到当初

愿你半生漂浮此生能有归宿

愿你风雨落幕能有人免你孤苦

第三是假装很成熟,假装很忙碌

假装擅长一个人独处

第...

雨水打湿老黄狗,
不撑伞的疯姨娘,
一步一踱走到老屋前啊,
我人却心慌张,
木碗叠在土灶上,
而我偏偏不敢想,
闭眼你又莞尔笑啊俯身拾厢房,
淡米粗茶过啊寒时炉火亮,
花前月下唱啊提笔画你一张,
木门渗着香萝草围满墙,
妻不怕衣旧郎不嫌糟糠,
若不是你辞世别,
吾半生未觉凄惶。

雨水打湿老黄狗,
不撑伞的疯姨娘,
一步一踱走到老屋前啊,
我人却心慌张,
木碗叠在土灶上,
而我偏偏不敢想,
闭眼你又莞尔笑啊俯身拾厢房,
新居故里仍闻夜夜琴声漾,
天外边的人啊依然在我心上,
坟前相思长生死两茫茫,
若我遵道法梦里拥琳琅,
越想见你时天涯分外长,
女儿今要嫁披了一身妆,
回过头张望如你当年模样,
而我草草数十载,
仍只记得小河边闻花的姑娘。
——最近喜欢的...

我在很小的房间里,周身温暖,心情平静。
从我的方向,可以吹到微弱但冰凉的夜风,
被窝很好地保护了我,我想今晚我有勇气梦见你了。

(胶片/西哈努克)

曾有梦中人,涉于青草地
后北已荒芜,南已成故地
我已经被太多人忘记,你一定要记住我。

(胶片/普者黑)

总是在各种地方看到相交线平行线的理论
不是
我说
等你们真遇到喜欢的了
曲线救国行不行
画圈儿啊
圆心是他
半径也由他
就算他拐弯儿
你都能
画地为牢 ​

(胶片/昆明)

野蛮又渺小的刺带着我流浪,
带着我尖锐身躯和浪漫的心脏,
风不能帮我离开这片土壤,
于是我依附在风一样的你身上。——《苍耳》

(胶片/普者黑)

感觉卢广仲的《鱼仔》和魏如萱的《你啊你啊》莫名配一脸。

一个偷偷在水里咕嘟咕嘟着“我需要你/需要你/需要你陪伴我” 他看到的月光又软又凉,靠近水星。

一个心疼地捂着自己胸口,眼睛里升腾雾气,“你啊你啊/哪会憨甲安捏啦” 痛得下一秒就要流血死掉了。

到处流淌着隐晦又张裂的渴望,偏偏被温糯的语调全部包裹。不知道怎么高声表达,就自己把想表达的情绪低声唱上十九遍。

——可能是因为我过于喜欢里面夹着的闽南语……而且今天的风暖熏熏的。

(胶片/西哈努克)

我要写一首诗给你,阿乐
但我绕开三月,和它的香味
绕开月光,和它的温度
绕开命运,绕开你的埋伏
绕开那些夜,我的眼泪,我的彷徨
绕开这结痂般的罪恶
和我隐藏的残疾

我将站在汉江之堤上给你写这首诗
如果有风,我就用风
如果涨潮,我就用水
如果夜色太沉
我就只用一个手势吧
如同你曾经轻轻地招手
我便押上了自己的一生

——《写一首诗给你》

(胶片/昆明)

有仙气~

(黄果树瀑布,贵州安顺)

想象着生活风平浪静
打开了窗户突然想起
你在的世界会不会很靠近水星。

最近喜欢的歌——卢广仲《鱼仔》

(胶片/昆明)

藏在山坳里的百年古镇,游客不多,安安静静。

在我们相遇之前
白色是初雪 黑色是夜晚 红色是火焰
蓝色是触摸不到的天

在我们分别之前
白色是肌肤 黑色是发梢 红色是嘴唇
蓝色是我无法看透的眼

(胶片/柬埔寨金边)

江南可采莲。

​​​“爱情世界,无非是,
撒了多少盐,
就得从眼里流出等量的咸。”
——简媜《我为你洒下月光》 ​​​

(云南,普者黑)

1 / 20

© Mikan | Powered by LOFTER